品牌历史

独立的榜样 解读瑞士著名钟表品牌帕玛强尼

字号+ 作者:小胡巴 来源:中国手表网 2015-07-22 17:50

从古至今,任何一个行业中共摊风险、集团化经营都会增加成功的砝码。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当今的钟表行业,以历峰集团、LVMH、和斯沃琪这三大集团为首,几乎

      从古至今,任何一个行业中共摊风险、集团化经营都会增加成功的砝码。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当今的钟表行业,以历峰集团、LVMH、和斯沃琪这三大集团为首,几乎包揽了钟表市场上过半数的品牌。虽然集团化的经营会为品牌开辟更完善、更精准的发展道路,但这意味着一些品牌为了迎合集团的销售要求而背离时计的本质。

       今天编辑为大家带来的是一个钟表行业的“独行侠”——。稍微了解这个品牌的人都会知道它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独立制表品牌,当一个手表品牌有能力生产制造机械腕表所需要的所有零件——例如表壳、表盘、指针、机芯,以及机芯中最基本也是最复杂的零件,它基本就满足成为一个独立制表品牌的前提条件。业内人也会称这样的品牌为“蓝血贵族”。

       帕玛强尼1996年诞生于瓦尔德特拉韦尔的中心城区。在山度士家族基金会(Sandoz Family Foundation)的鼎力支持及其对保护高质量瑞士工艺的承诺下,帕玛强尼发展成了当今为极少数拥有自己全线生产网络的独立制表品牌。“心之所欲,技之所长”帕玛强尼始终致力于将高级制表的梦想变成现实。

独立制表师Michel Parmigiani的钟表情

       每一个独立制表品牌背后都有着一位传奇的独立制表师,帕玛强尼也不例外。当代的制表大师中,Michel Parmigiani 米歇尔帕玛强尼显然是个话较少的人,然而看着他工作时的关注神情,却轻易就能感受到他对艺术和钟表的热情和执着。而这样的个人魅力显然也完全被投注到Parmigiani Fleurier 的钟表产品上,让帕玛强尼手表以精细的做工、繁复美丽的雕刻和卓尔不凡的机芯,成立不到十年就在表坛上建立了兼具精致制表技艺和华丽美学概念的品牌形象。

       出生于1950 年的Michel Parmigiani 米歇尔帕玛强尼,成长于瑞士山区Neuchatel 的Couvet 小镇中的一个平凡家庭。可能是因为义大利裔的父亲从事机械方面工作的关系,帕玛强尼从小就显露出对机械和钟表的兴趣。帕玛强尼自己认为引领他走进钟表事业的原因,其实应该归因于中国人所说的「机缘」:在帕玛强尼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他的父亲送给他一只Olma手表。自此,小小年纪的他就对手表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后来的他更进入了Fleurier 的钟表学校就读,并在毕业后又到了Chaux-de-Fonds的技术学院和Le Locle 的工学院深造。

       1973 年,帕玛强尼受聘于当地一家辛苦经营的制表厂,担任助理主任(Assisatnt Director)。不但让他有机会亲身体验了Fleuier 当地制表业的黄金时期因石英时代的狂潮,而终致凋零的凄惨经历,更让他了解到唯有成为一个自由创作的制表师,才有机会完全实现自己对制表技艺的坚持和梦想。 1975 年,Michel Parmigiani 终于毅然决然成立他自己的公司Parmigiani Mesure et Art du Temps (PMAT),投身于修复杰出钟表这一行。为了修复这些古董钟表,他做了很多的背景研究,并学习钻研每一件钟表当时的技术,即使是已有450 年历史的古董机械钟表制作技艺也费心研究。短短几年他替一些著名的博物馆与私人典藏修复了不少稀世臻品,包括精准无价的海事天文时计、皇家时计、自鸣钟和音乐盒等,都由他回复昔日精灿的机械制作精髓。

        这当中最堪称为经典的一则修复传奇,就属他修复了一只1821 年由亚伯拉罕路易斯(Abraham-Louis Breguet) 所创作的一只结合了座钟与手表的前进二合一式三问钟(Breguet's Pendule Sympathique)。当时很多专家都表示不可能复原其风貌,但Michel Parmigiani 却接下这艰巨的任务,更另人不可思议的是Michel Parmigiani 花费了2,000 小时的工时,将一座被认为不能修理的三问钟回复到昔日的光采,并使之能正常运作。此一珍品后来更在日内瓦拍卖会上大放异彩,以超过100 万元高价售出,不但震撼了全球钟表界,更因而让帕玛强尼建立了一代大师的地位。

      Michel Parmigiani 也曾接受Sandoz基金会委托的另一件艰巨任务,去修复一件收藏于米兰的Poldi Pezzoli 博物馆里、宝玑大师所创作的的珍贵陀飞轮表,并且完美地将之修复,不但因而获得Sandoz 基金会的赏识、获得经济上的奥援,更种下基金会日后投资入主Parmigiani Mesure et Art du Temps (PMAT) ,并让帕玛强尼得以有资金创立Parmigiani Fleurier品牌的机缘。

                     帕玛强尼CEO——让马克雅格特和Michel Parmigiani

       1995年,拥有庞大制药(如国内相当知名的Novartis 诺华大药厂)、金融及高科技事业的Sandoz家族基金会正式收购PMAT 百分之51的股权,此举不但象征着对于Michel Parmigiani 制表技艺远景的肯定,更实质上让Michel Parmigiani 得以拥有充足的资金来创立并生产合乎自己制表理念的作品。帕玛强尼选择回到自己成长习艺的地方小城镇Fleurier,并于1996 年正式成立Parmigiani Fleurier 制表厂。 Fleurier是个位于宁静的绿色山谷尽头、远离尘嚣喧扰的世外桃源。 Michel Parmigiani 在此吸引了很多杰出的人才,如:塘瓷彩绘家、雕刻家、工匠、修表师、制表师、机芯设计师等,跳离传统的束缚,共同参予创造新新制表业。诞生茁壮并开花结果于Fleurier 美丽小镇的帕玛强尼手表Parmigiani Fleurier 自此开始为懂得欣赏钟表之美与艺术的顾客,创作设计出一件件独一无二的腕表,向世人绽放独一无二的光彩,并跃居成为顶级名表的代名词。

       1996年,在山度士家族基金会 (Sandoz Family Foundation)的鼎力支持及其对保护高质量瑞士工艺的承诺下,帕玛强尼发展成了当今为数极少拥有自己全线生产网络的独立制表品牌。它建立了一个融 合世界上最高超和最关键技术的工艺和行业专家整体网络,以精心打磨每块腕表的机芯,并对腕表的外观进行精致的修饰。到了1997年,帕玛强尼腕表系列在SIHH展览会上初试啼声。在国际市场上崭露头角之余,也在那些喜好精良机械时计的鉴赏名家圈子 声誉鹊起。

       虽然在业界拥有了不可撼动的知名度,但是作为一个钟表品牌想要存活下去就肯定要面对市场这个最现实不过的问题。当时帕玛强尼的腕表年产量大约在900只左右,因为数量的稀缺,所以品牌向来是为金字塔最顶尖的人们来提供服务。在最初准确的考量和定位也是至今帕玛强尼成功的关键一步。

       由2000年末到2001年初,山度士家族基金首先在珠罗山谷地带收购了专门制作特高质素主要机械部件的Atokalpa公司,接着又收购了专 长车床工作、精密制模及制作表芯中超微型机械钟表部件的Elwin Sa。这两桩收购行动为帕玛强尼品牌形成了一个不独可供帕玛强尼品牌支使卓越制表中心,同时,也可以为其它知名品牌服务,并且替帕厂的持续发展提供了适当 的增援。 在2002年,帕玛强尼厂生产了差不多2,000只腕表。

       2005年,在短短十年间,帕玛强尼成功地为它的制表基地配备了最优质的工具以确保他们生产的腕表具备最高质素。全纵合的生产设施 (Vertical integration) 让帕玛强尼制造厂成为极少数建基于瑞士的真正全备高级钟表生产商。

       有人把帕玛强尼称为瑞士制表业最大胆的实验,毋庸置疑,它也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帕玛强尼是高级腕表业为数不多的还在致力于做限量版、复杂款腕表的品牌,而 作为一个年轻品牌,在对拥有400多年历史的传统高级钟表的理解上,却少有人比它见地更透彻。虽然钟表业的技术仍在不断前进,对时间的计算更为精确,但创 造性产品越来越少,不过帕玛强尼却总能令人耳目一新。

       2006年 发布首款Parmigiani Fleurier女士系列。同时帕玛强尼已经将每年的腕表产量提升到了4000只,其实知道今天帕玛强尼每年的钟表产量还是在5000只左右,它并没有因为品牌的扩大而大幅度的提升产量。在品牌看来,奢侈品的另一个意义是物以稀为贵。帕玛强尼现在的年产量是5000只,而他最理想的目标,是年产1万只,“这并非是所谓的饥饿营销所致,事实是,我们没有能力来回应市场。”他依然很诚实。由于帕玛强尼产品全部是手工生产,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钟表师,增加产能需要增加好的钟表师,而寻找这些人 需要时间。“我们只能保持每年10%的增长,这已经是很好的表现了。”直率的雅格特认为,如果一个顶级手表品牌年产量超过3万或4万只,就不算是奢侈品牌 了。

       虽然说有定位和产量的限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品牌不再扩张市场。从2011年开始,随着产品开发步入正轨,雅格特开始将重心转移到全球市场拓展和市场推广上,在亚太地区、德国、美国、中东等9个重要市场设立了分公司及 专卖店或销售点,同时进行品牌宣传。目前帕玛强尼中国主要的专卖店开在北京和上海,下一步应该会考虑到东北、西南地区延伸。这同样是一个耗资巨大的工程, “分销营业加上广告宣传,这些投资大概要再过两三年才能收回来”。虽然帕玛强尼的资产负债表上还看不到利润,但雅格特一点也不着急,这不仅因为他背靠着山 度士家族,还因为帕玛强尼并非亿万富翁的心血来潮之作,“我们有长期的严谨的运营计划,我们要做下一代最好的高级钟表制造商”。

2013 SIHH 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帕玛强尼 呈献木质镶嵌细工工艺时计作品

       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帕玛强尼以其精雕细琢的做工,繁复优美的雕刻及卓尔不凡的机芯在鉴赏名家圈中声名鹊起。在之前寺库上海会所中进行展示及售卖的帕玛强尼腕表,不仅包括简约大方却不失顶尖制表风范的Tonda 1950,拥有令人惊叹的90度垂直机芯的Bugatti Super Sport,更有将陀飞轮、西敏寺钟声三问报时、大日历显示三大复杂功能融为一身的Toric西敏寺鸣响大日历腕表。帕玛强尼致力于带给每一位腕表收藏家与爱好者以独特的惊喜,一路探索并珍惜与每一位爱表之人的时之共鸣。目前,帕玛强尼已在世界各地60个国家拥有约300家销售点,11间品牌专卖店。

                                        Parmigiani 2013款 Tondagraphe

       PARMIGIANI 与其他高端腕表品牌相比,无论从品牌历史还是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都算是姗姗来迟,但是伴随着品牌认知度的深入人心,更多的人开始慢慢的接受这个品牌,短短的两年时间它已经从一个陌生人变成了家长客,这恐怕是很多品牌所难以匹敌的!

      一只秉承着心之所欲,技之所长的品牌理念,帕玛强尼还是会坚持在高级钟表的领域精雕细琢的为全球热爱奢侈品的人士们提供最值得拥有的腕表。作为一个比较年轻的品牌,我倒觉得它对于产品和市场的认知比一些品牌要成熟的多,另外它对高级制表的修复也是令业界非常钦佩的一部分。虽然未来的道路很漫长,但是只要不忘初心,品牌定能成就属于自己的华丽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iao168.com/culture/history/365.html

1.本站(中国手表网http://www.biao168.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